莒南县崔某与季某家属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莒南县崔某与季某家属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10月,季某(男,妻曹某)在青岛市黄岛区某建筑工地打工,因脑出血被送至青岛市某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几天后病危不治身亡。季某住院治疗期间,…

莒南县崔某与季某家属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10月,季某(男,妻曹某)在青岛市黄岛区某建筑工地打工,因脑出血被送至青岛市某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几天后病危不治身亡。季某住院治疗期间,建筑工地老板崔某(男,51岁)利用所欠季某工资为其垫付治疗费用15000元。季某去世后,崔某一次性给付曹某丧葬费20000元,而后,曹某带着其夫住院材料返回莒南报销6000元并归己所有。2019年初,曹某、崔某因季某工资问题和住院治疗费用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双方剑拔弩张,关系一度十分紧张。2019年2月13日,崔某申请莒南县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进行调解。调委会在征求曹某同意后,受理了此纠纷,并指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在调查了解过程中,调解员与双方进行了多次沟通,了解到双方矛盾集中在医疗费用谁来承担和工资数额认定问题上。曹某要求崔某支付所欠其夫工资20331元,并承担全部的住院治疗费用,曹某指出因其丈夫不幸去世,家中失去顶梁柱,再无经济来源,留下孤儿寡母生活不易,未来迷茫,崔某身为其夫老板,要有所担当。崔某解释到,季某在生前预支了工资14400元,有银行卡流水可以证明,所以尚欠季某工资5931元。对于治疗费用问题,季某在外打工因病不幸去世,应由双方共同承担,且在季某去世后,一次性给付了曹某丧葬费20000元,已仁至义尽,事后曹某又带着住院材料在莒南县报销了6000元,应当抵销所欠的工资5931元。由于赔付金额差距较大,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调解难度很大。

针对双方矛盾的焦点问题,调委会组织司法所工作人员、调解员、律师进行案例讨论分析,基于双方间的雇佣事实、当事人陈述以及提供的依据,认定季某与崔某间是雇佣关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不属于工伤认定范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季某虽然是自身生病以致死亡,但确实在工作中、工地上遭受人身损害,考虑到季某去世后,孤儿寡母生活不易,出于人道主义讨论认为崔某需适当地给予曹某一定的经济补偿。

调解员根据讨论的意见,首先与崔某进行沟通,明确季某因病去世不属于工伤认定范畴,根据崔某所提供的证据,在工资问题上调解员也采纳了崔某的意见。虽说客观上季某因病去世不属于工伤赔偿范畴,但季某毕竟是崔某的工人,季某长期在外打工,现在其工地上病发,又因病不幸去世,丧夫之痛对曹某的打击如同天塌地陷一般,以后家中再无依靠,也无经济来源,一妇一幼,只能相濡以沫。调解员向其解读了《解释》关于雇佣活动损害赔偿问题,建议身为老板的崔某给予曹某适当的经济赔偿,以慰死者家属的心。崔某听后表示愿意再次给付曹某8000元,以了此事。

在明确了崔某的态度后,调解员立刻与曹某进行了沟通,调解员表示很能理解曹某所遭受的丧夫之痛,但是季某的去世确实不是工伤,崔某不存在过错,按照相关法律崔某是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的,劝解其生活还是要继续,鼓励曹某要坚强,同时劝其理性维权,才能早点解决纠纷。
在调解员的反复开导劝说下,曹某慢慢松口表示可以降低其诉求。此后,又经过调解员多次解读《解释》、分析相关住院材料,结合实际情况,崔某最终同意了调解员的调解建议,双方握手言和。

【调解结果】

2019年2月13日,双方共同到调委会签订调解协议书,内容如下:

1.崔某一次性向曹某给付人民币10000元,于当日付清。本调解书签订后,曹某不再向崔某提出其他赔偿要求,双方纠纷一次性处理终结。

2.协议签署后,双方应当互相尊重,维护对方声誉。

调解协议签订完毕后,在调委会的见证下,崔某现场给付曹某现金10000元。经调解员回访调查,崔某和曹某均没有反悔,协议履行完毕。

【案例点评】

本案中有是否认定为工伤的困惑,调解员积极征求专家意见,对法律关系予以准确定性,以案释法,情理法相结合,双方在调解员的劝解下互谅互让,最终达到双方都满意的调解结果。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