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改造服刑人员王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消极改造服刑人员王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王某,男,1982年生,北京人,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因诈骗罪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王某在入监后,认罪态度不端正,对…

消极改造服刑人员王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王某,男,1982年生,北京人,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因诈骗罪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王某在入监后,认罪态度不端正,对监狱的管理模式有较大的抵触情绪,认为平时民警对卫生、纪律的要求太繁琐,都是毫无必要的,所以在日常行为规范上做得很差,影响了正常改造,是监区改造工作中的“老大难”问题。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王某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一直受到父母的宠爱,同时家人也对他寄予了很大期望,所以这次入狱后,他为了不让父母伤心,始终隐瞒真相。而他在被捕时,正是新婚燕尔,岳父因为他的事而猝然辞世,这更让王某从内心对亲人充满愧疚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精神压力很大,更害怕父母知道自己的事承受不了打击,又担心在外地服刑的妻子,所以,因为家庭的原因,他经常处于焦虑和紧张状态之中。

(2)社会经历:王某受过高等教育,毕业于某名牌大学,在社会上是一家私企的经理,生活状况一直比较优越,这次犯罪入狱让他的社会地位一落千丈,对此王某常常感慨颇多、自怨自艾。有时在看新闻时,王某还羡慕地说,我的同学、朋友在外面现在如何如何发达,自己却是一个大墙内失去自由的罪人。言语中流露出一定的自卑情绪和对未来的消极悲观,导致心情压抑、苦闷,在日常改造言行上自然无法走上正轨。

2.入监改造表现

王某捕前开了一家公司,有不错的社会地位和背景,入狱后对自己的犯罪认识不深刻,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就没把这个案子当回事,因为我的两个同案早在我被捕的两年前就已判完了,我认为这次入狱完全是检察院认为我态度不好,故意整我。”所以王某在改造中常常无视监规纪律的约束,说话做事我行我素。

(1)对法律的认识不足。

虽然王某具有大学本科学历,在企业中也担任管理岗位,但其对法律常识的了解尚不全面,对自己的罪行仍抱有侥幸心理,不愿意接受犯罪入狱的现实。

(2)家庭原因。

在他本次犯罪入狱时,他的爱人因为自己的案子受到牵连,也被判刑,这件事情让他更觉得命运不济、前途渺茫、家庭不幸。

(3)自身原因

王某性格内向,自尊心强,不愿通过正当渠道直接反映问题,平常和班内的其他服刑人员交流沟通很少,改造表现消极,常常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入监时的心理进行了测试,经艾森克个性测验:王某喜欢一个人独处,生活中不关心他人,对人冷漠。民警再结合王某的基本情况,分析他为什么会产生对民警的抵触情绪,认为王某社会地位的巨大落差、自尊心的受挫和对前途的信心不足,是其症结所在。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王某对法律知识缺乏足够的认识,一直认为自己的事儿不大,是被检察院陷害的,自己并没有犯罪,所以对王某的教育过程中要耐心和细致,深入浅出的引导王某。

(2)性格因素:由于王某性格内向,不愿意和别人多说话,不愿意和他人交流,有问题也不及时反映,憋在心里,行为上也不注意顾及他人感受,会造成人际关系的不和谐。

(3)心理因素:王某本次犯罪,其妻子因为本案受到牵连,也入狱服刑,其心理本已经受到极大的打击,其岳父也因为他的事儿猝然长逝,致使王某的心理收到了更大的打击,心理一时难以接受。

5.矫治方案

针对王某的情况,矫治民警制定了对其的教育转化方案。首先通过正面教育,让他明白民警在管理中是执行国家的权力,是自己的工作职责,不能片面地去想问题,并问他来到监狱改造后对民警的管理和执法等情况是怎么看的。王某说民警管理非常严格,但是民警从来不说脏话,很文明。进而矫治民警教育他,既然民警的管理不存在问题,为什么不积极主动地参加改造,从自己思想上去解决问题,而且服从管理、接受教育、遵规守纪,是由服刑人员的身份所决定的。

(一)文化育人,用文化的力量引导王某端正态度。在明确了王某改造消极、抵触情绪严重的心理原因后,矫治民警在对他的谈话教育中,加强情感教育和引导,利用他文化基础好、接受能力强的特点,引用了许多《高墙内外》、《法律与生活》中的实际例子,使他明白:虽然身陷囹圄,但是只要自己不把自己击倒,没有任何其他事物能阻止你重新勇敢地站起来,已经有许多受过巨大挫折的罪犯,经过奋发努力,出狱后又再创人生的辉煌。而且,如果自己真是一个孝子,真是一个对家庭负责、对亲人有爱心的人,恰恰不该自暴自弃,沉沦和消极只是懦夫的表现,只有积极改造,充分利用每一天,多充实头脑,以优异的改造成绩早一天回归社会,才有机会去为家人做更多的事,才是对亲人的最大回报。

(二)因人施教,利用服刑人员特长找到矫治突破口。在了解其家中情况后,矫治民警还把监狱教育和家庭教育结合起来,通过安排他拨打亲情电话、给家人写信的形式,激发他的改选积极性和争取早日回家的内在动力。再次,挖掘他的长处,给予正确引导,为他创造一个既能积极改造,又能取得良好成绩的氛围,促使他的思想得到根本转化。王某平时喜欢读书,对诗歌有着特殊的浓厚感情,矫治民警就引导他把精力大量投入到读诗和写诗中,他发现了生活的乐趣所在,经常用诗向家人表达情感,并主动向社会上的诗刊杂志投稿,他感到自己的改造生活充实起来了,每天都过得很有意义。

(三)耐心谈话,消除改造中的不稳定因素。根据他的剩余刑期情况,矫治民警又进一步教育王某只要积极改造,严格遵守监规纪律,在内务卫生和劳动方面踏实肯干,就一定能取得更优异成绩,多减刑早回家。从而使王某从思想上认识到了积极改造的重要性,在接下来的改造过程中,王某从平时少言寡语、改造消磨混泡的状态,变得各方面都积极主动。监区对王某的进步给予表扬和鼓励,更增添了他改造的动力。经过一番工作,王某的思想有了明显地转化,逐渐消除了改造中的不稳定因素。

(四)把握好教育时机,矫治工作取得实效。在对王某的教育改造过程中,矫治民警深深懂得:对服刑人员的个别教育,一定要把握时机,找准突破口,适时教育,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服刑期间,王某的母亲突然去世,使其受到沉重打击,为了安慰他,矫治民警在每次值班时,都会做王某的思想工作,逐渐帮他树立起改造信心,从母亲病逝的悲痛中走出来;让他明白只有自己踏实改造,早日回归社会,才是对母亲最好的告慰。另外,考虑到其妻在其他省份服刑,就主动帮其联系,安排他拨打亲情电话,通过安排他与家人接见等方式,逐渐让他摆脱了母亲病势的痛苦,重新积极投入到改造中。在这个过程中,矫治民警感到王某比平时更容易听民警的话,更主动地向矫治民警袒露心迹,毕竟一个人在最脆弱、最困难、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是渴望他人伸出友爱之手的,尤其是作为管理者的民警,这也是为什么要强调个别教育必须把握时机的原因所在。事后王某说:“警官就像亲人一样,与我谈心,帮我解忧,真的太感谢他了。”

6.预期矫治目标

(1)加强对王某监狱服刑的适应性教育,减少违规违纪现象,使其融入正常的改造生活。

(2)使王某对自己的罪犯明确认识,法律意识得到加强,彻底告别改造中的消极现象。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民警近一年的教育矫治,王某目前已明确表示能够认清自己的罪行,在生产、学习、卫生等方面能够做到遵守纪律,融入正常改造生活,能够与班组内罪犯积极交流,不再消极对抗,彻底告别过去,开启新生。

矫治民警在对王某的个别教育中,首先详细了解了服刑人员基本情况,进而拉近彼此距离,消除他的心理隔阂,而后晓之以理,以理服人,让他明白民警的真实目的;再者,就是矫治要抓住有利时机,寻找适当的突破口,对服刑人员采取有针对性的教育,最终动之以情,以情感人,从根本上转变罪犯的思想认识。这便是矫治民警对服刑人员开展个别教育的通常模式。

通过几年的矫治工作,矫治民警更加深认识到:没有什么服刑人员是不能攻克的堡垒,而且对服刑人员的教育应该因人而宜,因材施教,一定要以理服人,切不可采取高压态势,如果服刑人员只是口头上妥协,内心却抵触、抗拒你的管理教育,那么是不会收到任何好效果的。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没有一成不变的方法,而个别教育就是针对不同服刑人员的特点,采取最有效的教育方法,从而达到教育转化的目的,强化个别教育应该是提高服刑人员改造质量的一个重要途径。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