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鉴定所对浦某精神状况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所对浦某精神状况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年某月某日,被鉴定人浦某酒后与家人发生肢体冲突,民警出警过程中被鉴定人持刀指向民警,与民警对峙。因被鉴定人案发前有饮酒…

司法鉴定所对浦某精神状况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年某月某日,被鉴定人浦某酒后与家人发生肢体冲突,民警出警过程中被鉴定人持刀指向民警,与民警对峙。因被鉴定人案发前有饮酒史,某县公安局特委托我所对被鉴定人的精神状况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评定。

【鉴定过程】

委托人某公安局警察李某在场,鉴定人按照《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JD0104001-2011)进行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意识清晰,仪态端正,表情自然,主、被动注意好,接触交谈好,对答切题,情绪稳定,行为安静,动作协调。问:叫什么名字?答:浦某。问:哪年出生,今年几岁?答:某年某月某日生,今年33岁。问:家住哪?答:某县某镇某小区。问:文化程度?答:大专。问:在哪上班?答:毕业后在某电站工作,后来从事汽车教练。问:家庭情况?答:家里有父母、媳妇和两个娃娃。问:平时爱好?答:散散步、唱唱歌,喝酒。问:平时喝酒吗?答:一般工作时不喝酒,工作以外才喝酒,一般有朋友在一起时才喝,主要是为了图个气氛。问:不喝酒难受吗?答:不难受。问:平时的酒量?答:一斤左右就醉了。问:这次犯了什么?答:因为饮酒后出事。问:什么时候?答:某月某日。问:当天喝酒的情况?答:喝的比较多,大约1斤多些的白酒,别人送回家的,走路摇摇晃晃的。问:谁送你回家的?答:我的同事某某开车送我回家的。问:当天发生了什么?答:因为平时家里不和谐,我媳妇和我妈吵架的多些,当天喝酒后心里愤怒,与我妈争吵,后面与警察发生冲突。问:当天是怎么和你母亲吵起架的?答:记不得了。问:你打父母了吗?答:推了我妈一下。问:与警察发生了什么冲突?答:我在找我妈的过程中,警察叫我把刀子放下,我没有放,发生了对抗。具体过程记不清了,他们把我制服后带到医院打针醒酒。问:什么时候醒酒了?答:输完液回到我姐姐家是清醒一点,她讲述了过程后我就后悔了。问:为什么要拿刀子?答:比较愤怒,想恐吓家人。问:什么时候去拿刀的?答:和我妈吵完架后去厨房拿的水果刀。问:想杀人?答:我和父母之间没有深仇大恨,砍和杀人的想法没有,想和她讲讲平时生活中的一些小问题。问:用刀子伤到人?答:没有。问:与父母有什么矛盾纠纷?答:没有。问:那愤怒什么?答:平时我妈和我媳妇吵的多。问:现在你怎么看这件事?答:都是因为酒的原因,不应该喝那么多的酒,不应该发酒疯,酒后情绪失控。后悔了,接受现实,已经违法了,都是自己冲动做出来的。问:以前出现失控的情况吗?答:喝酒后吵架是发生过的,但像这种失控的情况没有出现过。问:当天有没有人或者声音叫你和家人吵架和与警察发生冲突?答:没有,都是自己冲动做出来的。在整个精神检查过程中,被鉴定人意识清晰,定向正常,对答切题,思维清晰,幻觉、妄想未引出,表情自然,情绪稳定,情感反应与其内心体验及周围环境协调,行为安静,动作协调,智能、记忆可,自知力存在。

【分析说明】

1.精神状态评定:被鉴定人浦某出生于原籍,自幼生长发育正常,适龄接受教育,大专学历,成年后正常参加工作,工作能力可,能胜任本职工作,平时与同事相处好,人际交往好。其同事邻居反映,被鉴定人平时有礼貌,工作积极认真,没有什么异常言行。被鉴定人平时亦喝酒,但并非天天饮酒及不存在不饮不行的情况,平时酒喝的都不多时,酒后没有异常言行,喝醉后出现过话多、与家人争吵的情况,故可以排除病理性醉酒和酒精依赖。案发前被鉴定人有饮酒行为,其自述饮了大约1斤多些的白酒,自己感觉已经醉了,走路摇摇晃晃的,其对案发过程不能完整回忆,其同事反映被鉴定人当天应该比较醉了,话特别多,由同事送其回家的。自述经过输液醒酒后,自己慢慢清醒,并且当时就后悔了。结合本次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意识清晰,定向正常,对答切题,思维清晰,幻觉、妄想未引出,表情自然,情绪稳定,情感反应与其内心体验及周围环境协调,行为安静,动作协调,智能、记忆可。结合卷宗提供的材料和现有的材料及目前的检查,对照《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标准》,被鉴定人浦某案发时处于急性醉酒。

2.关于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浦某案发时处于急性醉酒,根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JD0104002-2016)5.2.2条款“普通(急性)醉酒者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规定,对其作案行为应评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浦某案发时处于急性醉酒,在本案中对其作案行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