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虐待孩子家长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虐待孩子家长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某某居委会工作人员张某报警称:其在某某镇某某小区接到群众举报有人虐待儿童。接报后,民警到…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虐待孩子家长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某某居委会工作人员张某报警称:其在某某镇某某小区接到群众举报有人虐待儿童。接报后,民警到场,被害人王某自称被其母亲杨某某殴打致伤。公安机关为慎重办案,委托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被鉴定人杨某某作案时及目前的精神状态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并评定其刑事责任能力和受审能力。

【鉴定过程】

2018年2月22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受理该鉴定委托。鉴定人详细审阅送检卷宗材料,于2018年3月21日实施鉴定。

(一)调查摘录

1.据卷宗材料反映:被鉴定人杨某某自幼在老家生活、学习,大专文化,已婚,2009年来沪工作至今,目前在上海某某有限公司上班。自诉有甲亢病史。2017年8月31日因涉嫌虐待罪被刑事拘留,现已取保候审。

(二)检查所见

1.检查方法

根据《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JD0104001-2011。对被鉴定人杨某某进行精神检查

2.精神检查

被鉴定人意识清,仪态整,接触交谈合作,言谈有序。能简述其个人学习、工作、生活情况,称:“2009年来沪工作至今,目前在上海某某有限公司上班,已在这家公司工作五年了,这是工作以来第二家公司。平时工作上没有与他人发生冲撞,在公司没有和别人吵过架,冲突也没有。我丈夫是一个随和的人,他儿子基本上不管。”当问及事发经过时,称:“2017年8月29日,我从单位回家后发现我儿子没有做完作业。我就火气很大,打了他两巴掌。这次打是用晾衣架抽他,打的时候他还逃,我就追着打,打了他背上、腿上、脚上、胸前,当时没有看出来什么伤。打他,问问他,然后给他讲讲道理,再打打,再讲讲道理,教育他。后来老公回来了,把他领出去了,别人看到了,就报警了。平时不是经常打的。有打的话,学校老师会反映。当时因为甲亢控制不住。以前因为他说谎,打过一次严重。”问及儿子的情况,称:“从小是奶奶带的,懒散,东西掉在地上不肯捡起。幼儿园时从老家接出来,在上海读了一年幼儿园,现在读小学,成绩中等。当问及甲亢多久时,称:“4、5年,一直在服药,现在指标还是高,药一直在吃。医师说要吃几年。”“我的脾气比较急,不碰到事情还可以。”问及对此事的看法,称:“大脑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事情弄得这么大。”整个精神检查过程中,被鉴定人思维连贯,条理清楚,能回忆案发经过,有明显的自我保护行为,情绪稳定,情感反应协调,智能记忆无异常。

【分析说明】

1.据卷宗提供材料,结合本次鉴定精神检查分析:被鉴定人杨某某自幼在老家生活、学习,大专文化,已婚,2009年来沪工作至今,目前在上海某某有限公司上班,社会功能良好。本次鉴定精神检查,被鉴定人意识清,仪态整,接触交谈合作,言谈有序,思维连贯,条理清楚,能回忆案发经过,有明显的自我保护行为,情绪稳定,情感反应协调,智能记忆无异常。分析认为,被鉴定人虽患甲亢已有4、5年,但一直在服药,病情稳定,与同事关系良好、工作能力良好。被鉴定人既往的情绪不稳,对儿子易发脾气,遇事过激冲动与她不正确的教育儿子观念有关,并非精神症状。故认定被鉴定人杨某某作案时及目前无精神病。

2.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杨某某作案时无精神病。作案动机明确,被鉴定人因发现儿子临近开学,还未完成暑假作业,同时想到儿子以往说谎、出走等不良行为,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动随手拿衣架殴打孩子,致其皮肉伤。其殴打行为与其对儿子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和不正确的教育儿子观念有关。目前对所做行为表示悔意。综上表明,被鉴定人对其作案行为存在完整的辨认和控制能力,根据司法部《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JD0104002-2016,评定其在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受审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杨某某目前情绪稳定,能完整叙述作案经过,对自己行为感到后悔,被鉴定人能理解自己行为的性质与后果,能够认识到自己目前的法律处境,能配合审理,故评定其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鉴定意见】

1.鉴定诊断:作案时及目前无精神病。

2.责任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杨某某在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受审能力的评定:被鉴定人杨某某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