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某通过关系接到了市区一家贸易公司厂房建设工程项目,因自己没有承接工程建设的资质,就找到了绿湖公司,希望以绿湖公司的名义承接工程,并口头许诺将给绿湖公司一笔可观的管理费。在与贸易公司订立的施工合同中,田某还特意让绿湖公司将其列为施工方的项目经理。田某还私刻了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公章,以绿湖公司名义对外进行业务往来。后因工程建设急需外脚手架等器材,田某就以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名义与陆通器材公司订立了钢管、扣件等器材的租赁协议。工程接近完工时,田某便不知所踪,将工程后期事宜和债务统统都留给了绿湖公司。其中,陆通器材公司依据合同向绿湖公司主张已发生的租赁费用。绿湖公司则认为此事与己无关,应向田某主张。请问,陆通器材公司能否要求绿湖公司给付租赁款项?

承建的工程是绿湖公司出面承接的,田某是绿湖公司指定的工程项目部经理,而租赁陆通器材公司钢管的事实与工程建设相关,并且由绿湖公司出面与发包方签订施工合同,承接施工工程,作为租赁合同相对方的陆通器材公司完…

承建的工程是绿湖公司出面承接的,田某是绿湖公司指定的工程项目部经理,而租赁陆通器材公司钢管的事实与工程建设相关,并且由绿湖公司出面与发包方签订施工合同,承接施工工程,作为租赁合同相对方的陆通器材公司完全有理由相信田某是履行绿湖公司职务行为而与其订立的合同。田某虽不是绿湖公司员工,其私刻公司印章,虽也未得到绿湖公司的书面授权,但因田某的行为已构成表见代理,因此,田某行为的法律后果依法应由绿湖公司承担。

首页
律师微信
律师电话
搜索
微信扫一扫在移动端查看网站

微信扫一扫
在移动端查看网站